您的位置: 根河信息网 > 游戏

张洪利率市场化要除两只拦路虎

发布时间:2019-09-14 05:37:48

张洪:利率市场化要除两只拦路虎

这几天最关注的财经话题当属央行放开贷款利率下限,最热点的讨论是下限放开意味着什么,媒体上出现频率最高的一个词当是利率市场化。

就对影响的讨论来看,有人认为对中小企业融资意义不大,因为即使是之前央行规定的七折优惠利率下限,也很少有企业能享受得到;也有人认为会吹大房地产泡沫,因为这可能将大幅降低开发商的融资成本。但笔者认为,银行风险定价的实现将深刻改变其信贷行为。由于2004年10月29日人民币贷款利率上限已经放开,这意味着贷款利率在理论上已经没有限值。目前由于市场流动性紧张,银行短期内大幅下调贷款利率的可能性很小,但从中长期来看,即使存款利率上限没有放开,银行也必定会面临净息差下降的压力。利润降低意味着银行的风险偏好会增加,从而把对大客户贷款的收益损失从中小企业甚至小微企业身上补回来。应该说这也是中央选择在这一时点放开贷款利率下限的初衷。至于对房地产业的影响,是否会吹大房价泡沫值得商榷,但照以上的分析,在放开对房企信贷控制的前提下,融资成本的变化将会导致房企的两极分化,市场的集中度会更高。

虽然央行此次没有一步到位放开存款利率上限,但毋庸置疑这是利率市场化改革的重要一步。按官方的说法,将来随着存款保险制度和银行退出机制的建立、完善,放开存款利率上限自然是水到渠成的事。可笔者的观点是,中国离真正的利率市场化并非隔着一个存款利率上限这么简单,而是需要通过最关键的两个大关。

一是必须改变目前的地方政府主导经济和央企国企垄断市场的状况。

有评论指出此次贷款利率下限放开可能让国企成为资金的倒爷?笔者以为,这样的担忧不无道理!国内企业在信贷获得上存在明显的“马太效应”,即越是缺钱的没钱的中小企业越是贷不到款或贷款成本很高,而不差钱的国企反而能轻松贷到款,最终形成了国企对民企的挤出效应。应该说,这些年“国进民退”程度的加深和此不无关系。中小企业之所以贷款难,其中有信用评级体系不健全的原因,有企业自身的原因,比如规模小、缺少抵押品等等,但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对银行行长来说,贷款给国企或地方融资平台无论是政治风险还是经济风险相比贷款给中小企业要小得多。这种畸形的“风险定价”一方面导致了资金的错配。因为无论是国企还是地方的平台贷,边际的投资回报率都已经很低。但更重要的弊端则在于:高杠杆率(企业杠杆占GDP比例2011年达到了130%)一方面导致了投资过度,产生了严重的产能过剩(包括空城、鬼城和车辆稀少的高速公路等);另一方面助长了国企和地方政府的短期行为(如环境污染、土地财政依赖等)。这也是中国经济转型、产业升级喊了多年却总是收效甚微的一个根本原因。

二是必须打破隐性的政府担保,建立完善的破产机制和市场淘汰机制。

和国外不同,中国的老百姓之所以放心地把钱存在银行,是因为相信银行不会欠钱不还更不会倒闭破产。但这并非缘于银行的企业信用,而是背后的政府信用。因此,即使是碰上6月份罕见的“钱荒”,任何一家银行也绝不用担心挤兑风险。同理,银行之所以更愿意把钱借给国企和地方融资平台公司,并非是因为他们的投资收益有多高,而是从风险考量上这确实是最优选择。这两天有报道说,央行下令禁止向十大产能过剩行业放贷。央行随即又予以否认。但无论真假,这个事情本身就很说明问题,既然是产能过剩行业,商业银行为何还要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呢?如果是风险自担,又何劳央行来下这个令呢?

由于有了政府信用兜底,利润主要源于息差的商业银行扩张冲动特别强烈。数据显示,2002年,中国银行业资产总额为27万亿,到2013年三季度这一数字已变成了126万亿。而在畸形的“风险定价”之下,银行过度房贷的状况非常严重,大批呆账、坏账的出现正是因此而来。更严重的是,为了逃避存贷比、资本充足率等指标的监管,银行通过大量发行理财产品,然后将表外资产通过银信合作等方式赚取高息,它与信托、典当以及民间借贷一起构成了我们通常所说的银子银行,也正是肖刚所说的庞氏骗局。据统计,目前中国影子银行的总规模大概在24万亿元,占到国家金融总资产的1/4左右。该模式最大的风险在于期限错配,因为是借短贷长,一旦借款方违约,整个放贷链条就会崩断。

如果资金的分配不能由市场来主导,如果银行的信用总是由政府来背书,中国离真正的利率市场化目标就依然很遥远。


微信公众号怎么开店
电商分销平台
怎么在微店开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