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根河信息网 > 健康

王妃不做聚宝盆 第一百三十四章 还情(一)

发布时间:2019-10-12 22:39:04

王妃不做聚宝盆 第一百三十四章 还情(一)

碍于悍妻,柳大勇本想送,却被柳紫印劝回了。

两人一马瘸了一人一马,她想说话,终于不知自己能说什么。

沉吟了一下,她还是像确认一下,柳大力的举动,是不是与她想得一致。

“三叔,分明是我连累了你,你为啥不让我说?”

“就是外人,你三叔遇到不平也是要管上一管,再说你又不是外人。说啥?等你娘听见又要打你!你一个丫头家家的也是了,咋这么晚才回家?”

闻听柳大力一番“教训”,她的脚步缓了。

望着柳大力的背脊,她仿佛看见了一个碎念的父亲。

一种她从不曾拥有过的慈爱满满包裹,夏夜薄凉,她却不冷。

“马上就要到家了,你别送我,赶紧家去!记得嘴严实点,你娘,哎!不比你婶子好对付。快回去吧!要是瞧见可疑的,你就大声叫,咱们村齐心,必不叫你受委屈!”

“三叔……”

“这孩子,哭啥?”

哭么?她哭了?

此时,她感到两行温热的眼泪划过两颊。

呵呵,原来她也是有眼泪的。

“我要回家了,婶子能和你甘休?”

“不然能咋地?是马重要,还是她男人命重要?”

柳紫印没想到柳大力也会开玩笑,不知怎么想笑也笑不出。

老天为什么要薄待这么善良的人?

一辈子也就攒下这样一匹马,不行!她绝对不能没担当!

二人说到这里,就听见略远处院门大开。

“柳大力你还知道死回来呀!和谁说话呐?哎呀!咱家这马的腿咋了?”

柳紫印倒是很佩服李氏的眼神,天色都这么暗了,她站得又不近,居然瞧见马腿瘸了。

一盏茶后,柳大力家哭声震天响。

“柳大力你这个遭瘟的,我今儿这右眼皮子一个劲儿的跳,就不让你出去,你偏不听。这下好了,马腿伤了。没马拉活,你说你一个庄户人又没地,咱家以后生计断了!我可活不起了!”

柳紫印愣愣地看着李氏坐在地上哭,好似扫帚娘附体。

她就知道会是这样,亏得三叔外面,还和她吹牛。

柳大力好歹也是个男人,当着小辈的面,媳妇这么让他下不来台,面子上自然是过不去。

“大晚上的你嚎啥?”

“你还敢训我

?哇”

“你男人也受伤了,你咋不关心你男人?一匹马伤了把你哭得跟死了爹似的!”

“马能赚钱,你能干啥?你说谁死了爹呢?你才死了爹!我要休了你!”

“三婶……”

“我爹本来就死了,不怕说!丫头你别劝她!我让她休!她这是看好了门户,打算气死了我好改嫁!”

“柳大力,红口白牙的你这是要冤死我呀?伤了马你还有理了!”

柳紫印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家有悍妻,难得脾气”。

这不现成的么?

她要是再不劝劝怕是不合适,虽然她刚才并没想劝李氏,还打算添油加醋好给三叔换房温柔体贴的媳妇来着,但是想想初一和他哥哥。

离异的孩子多可怜,跟了爹妈哪一方都不合适。

“三婶,你真打算和我三叔合离?”

“……”

这时,李氏才想起边上有个柳紫印,老脸微红。

“啧啧,我最近认识了不少媒婆,就我三叔这么好的人,想找个新三婶,可不难。”

“嘿!你这丫头…咋瞎掺和?”

李氏原不是个让人的人,不过因是柳紫印,又不知自家马被伤了是因为她,才本能地“拿人家手短、吃人家嘴软”。

“我看三婶喊的那么起劲,这邻里邻居的都该当真了。三婶要是铁了心要合离,我可不就得赶紧张罗一个新婶子呗!”

“你这臭丫头,平日不见你这么嘴坏!”

“哎呀!好三婶,你哭啥。遇事,咱了事不就结了,而且你看看我三叔,他也受伤了,你当真就一点都不心疼他呀!我三叔能陪你一辈子,那马能陪你一辈子么?”

说着,柳紫印想柳大力使了个眼色,瞧柳大力一愣,好像没懂,她不由得就又笑了。

可不是,她三叔要是有这机灵劲儿,还能用她帮腔?

“他是我男人,我能不心疼他嘛?可丫头,咱们三家分家时候,你三叔就要了这一马一车。你看你两个弟弟还小,现在唯一赚钱玩意给打坏了,你说我们家往后可咋活呀?”

“这不是还有你侄女么?我有口饭吃,能看着三叔一家饿着么?”

“紫印丫头……”

听见她说着话,李氏立刻收住哭声,柳大力一旁要说话,还被李氏瞪了一眼。

原本,李氏之所以对柳紫印屈服,是因为她月余嫁了三个妹妹,李氏是真信了她的能耐。

“那丫头,你说我们家以后咋办呀!”

“我在镇上认识个朋友,他家是县里卖马的。赶明我和三叔到镇上去,一来给三叔看看伤得要不要紧。二来,凭我的面子,先赊一匹马。不愁钱赚不回来!”

“赊马?丫头,就我们家这匹马,还得值二、三十两呢!这要是匹好点的,还不得三十几两……”

“卖了伤马怎么也值个十五两吧?”

“丫头,这老马我不卖……”

“你闭嘴!要不是你非要出去,咱们家用这样吗?”

柳紫印是不愿意李氏贴上自己,才说赊马。

而李氏自知若不是她帮忙,他们家大约永远换不上年轻的马。

瞧着柳大力闷声,柳紫印立时向柳大力一句。

“就这样定了!三叔,天黑了,你送我一段吧!”

“行!赶紧送丫头去,明早就去镇上。”

柳大力送人甘愿,可老马是爹留下的念想,的确舍不得。

二人出门,柳紫印瞧他仍是闷闷地。

“三叔别恼,咱们不卖老马。”

“那你刚才……”

“我要不那么说,三婶能信么?今儿这事是因我,您老都是跟着吃了锅烙的。放心,我现在面子大,我们买新马也不伤老马。要是婶子实在…咱就把老马养在别处,不叫她知道就行了。”

“可是丫头,就算你面子再大,那钱也是要还的…好几十两,要不,算了吧!等我好了,再想想别的法子糊口。”

“三叔,你刚才咋说的?你这样不是把我当外人么?这事你别管,以后买菜换了钱,你只说还了钱,别给我三婶就是。”

“啊?”

柳紫印一笑:都说男人有钱会学坏,我倒要看看,像三叔这种老实人,会不会变坏!

无锡好的男科医院
长治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乐山妇科医院哪家好
无锡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长治男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