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根河信息网 > 历史

玄镜司 第八百四十五章 听说你要走秀了?

发布时间:2019-09-26 02:12:14

玄镜司 第八百四十五章 听说你要走秀了?

荆棘的挑衅像是往油锅里溅了一点火星,顷刻间就点燃了所有人的情绪。像是尸山血海这种门派是绝对不可能受什么爱戴的。以前或者说历代白丝国皇室虽然勤政爱民,但对于尸山血海的事情还是保持井水不犯河水的,当然,这是一种粉饰太平的说法,实际上就是拿人家没辙。毕竟那一堆乾坤道果的长老与地道护法可不是好惹的,更何况还有天道高手作为后盾。

因此白丝国的百姓一向都是敢怒不敢言的,如今突然间有一个女子说要当选女王后跟尸山血海干架,这种激动的心情完全不是语言能够表达的。

不过这些百姓们也并不傻,他们都知道,以白丝国的实力肯定不是尸山血海的对手,想要正面干架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但荆棘的态度还是让他们更加认同,只要有了这个心思,就算不干架也肯定会在某些方面限制尸山血海,这样百姓们就会好过不少,不用担心哪天早上起来就被炼成僵尸了!

与这些百姓的情绪完全相反,尸山血海整个怒了,不光是那些长老,还有那些弟子,一个个的凶神恶煞、呲牙咧嘴,好像下一秒就要上去将荆棘撕了似的,然而他们还没有傻到在这里动手。

“哼!无胆匪类!”荆棘再次嘲讽,娇哼一声差点没将尸山血海的人气出心脏病来,你丫的敢不敢在城外这么说?

游行继续,荆棘在嘴上占了便宜之后像一只胜利的公鸡般昂首向前。而紧接着后面的竞选者也开始跟着入场,一名名平时罕见的美女将自己的气势释放出来,或霸道如烈阳,或和曦如春风,诱惑、清冷、诡异,各种各样的风格让两旁的观众眼睛都挑花了。

观众们时而欢呼、时而惊叹,流下的口水都快把选票给弄脏了。当然,这还是好的,也不乏有些好色之徒开始竖旗致敬了!

一个个参赛者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能够修炼到入道境的女子都不是什么平凡之辈,不说独当一面但也都有其自身的特色,何曾这般让人评头论足过?先出来的倒还好,越是往后这种看马戏表演般的屈辱感就越重,而且时间越是往后,这观看的观众也就越多,什么污言秽语加上口哨就都来了。

金绝见到这种情况却是眼中有一丝坏坏的笑意,转头对归海无心道:“可探听到了楚人美和鬼潇潇的出场顺序?”

归海无心挑了挑眉毛嘿嘿一阵阴笑,“打听到了,她们果然都曾经贿赂过监考官,把表演的时间推后了,嘿嘿,不过他们大概也没有想到场面会变成这个德行吧!”

金绝闻言也是好笑的不行,只是眨眼又想起她好像也贿赂考管了,忙道:“快把我的名字往前挪!”

归海无心一怔马上跑出人群,这有钱能使鬼推磨,来回变换名次这种过分的事情在金钱的作用下似乎格外好使。当归海无心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喊金绝的名字了。

金绝妩媚的撩了一下头发,身形款款的向着城门处走去,话说金绝当初在炼魂宗的时候就很擅长魅惑之术,如今在全城人的面前展示自己也并没有感觉怎么不可接受。

或许是归海无心操控舆论的作用,当金绝的名字被念出来的时候,整个城市似乎都静了一瞬间

玄镜司  第八百四十五章 听说你要走秀了?

。就连金绝自己都顿了一下,不过随之就将自己乾坤道果的气势展开,红云散花针陡然在身后炸开,每一根针的尾部都系着鲜红的丝线,交叠辉映犹如璀璨的花朵慢慢舒展开绝世的艳丽。

金绝缓缓向前走着,路过尸山血海众人时,背后的花朵显得更加艳丽,飞针穿梭甚至响起一声声呼啸,她几乎是在用行动来向尸山血海的人示威。还挑了挑眉毛勾勾手指极尽挑逗,仿佛在说,来啊,互相伤害啊!

这动作直接点燃了现场的温度,无数观众哄的一声大笑了出来,个别汉子哈哈叫道:“上啊!别怂!”

尸山血海弟子此时心中都特么快崩溃了,什么时候出外办事不是横行霸道,人家一听尸山血海的弟子那都是又惊又怕,现在倒好了,一个个平头百姓就敢对他们呲牙了?

众弟子脸色憋屈的转头望向长老,只不过这些长老如今注定没法给他们什么提示了,因为他们的注意力大多都已经被在房顶蹲了许久的白三刀和战十一身上。

话说从早晨开始,这两个家伙就在房顶上蹲着,时不时的放放杀气,间或意味深长的瞄他们一眼,那感觉就差没敲锣打鼓告诉你咱有阴谋了。

“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花倾颜嘴角抽搐恨恨的问道。

一边的众位长老眉头紧锁百思不得其解,而荆棘过去之后楚人美脸色黑沉的问道:“我们有些低估了白丝国百姓对于我们的怨念。这样的话怕是从百姓手中得不到什么票数了,最后还是要看咱们自己的弟子。唉?这么长时间了,怎么那些弟子还没有到?”

这话一出口,几位长老顿时傻了,以他们的聪慧几乎在瞬间就已经看穿了这‘围点打援’的套路。

“我去接应!”李布里咬牙大叫,也不管正在游行呢身形一展就冲天而起,只是他却忘了旁边白三刀和战十一的存在,或者说这两个货蹲一天就在等这个机会!

砰!一道寒霜光环炸开,让嘈杂的人群瞬间安静下来,一股源自于心底的寒冷将所有人的话都冻了回去。

光环所过天地为之一冷,霜白的哈气出口,李布里只觉得整个身体都僵硬了一般,接着可怕的是他竟然觉得自己泥沼化的能力被封印了!

这可是将李布里给完全吓到了,什么情况?转过头来,一只寒气滚滚的大掌当头落下。

“啊!”李布里怪叫一声同样挥掌迎击,只是失去了泥沼的能力,他这硬实力似乎照白三刀相距甚远,只听一声闷响过后,沉重的力道透过手臂震得李布里内脏都跟着颤抖起来,而一片霜雾也顺着手臂开始向躯干蔓延。

嘣!好似弓弦回弹,一道凛冽的呼啸掠过,白三刀正要追击的动作戛然而止,身前的一道冰墙砰的一声被打了个粉碎。

白三刀在破碎的冰碴上一点便飞回了原来的位置,转头望去却见耿键已经收回了手中的弹弓。

“有点意思,一个人打两三个乾坤道果的长老,怕是还有点吃力。”白三刀呼了一口气做下总结。

耿键是血海特意培养的狙击手,在远程助战方面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就像是尸山的林琪一样。像这种以远程武器为魂宝的人,若是没有重点培养,那是真的很难发展。毕竟在这么一个争斗随处可见的世界,一个只会远程攻击的人,是没有生存空间的。

“毕竟是尸山血海的长老,可不是寻常野路子能比的。”战十一一副过来人的样子说道,同时望向楚人美的眼神充满了杀意。

两人这一阻拦几乎就是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们,“你们没有想错,我们是真的去拦截那些弟子了。”

如此尸山血海的人哪里能够忍耐下去?大家互望了一眼独留下楚人美和鬼潇潇两人在此,他们则开始窜起向外面支援。毕竟大局为重,该游行还是得游行,否则他们就算真的将那些弟子都救了回来也没有人投票了。

然而长老们意料中的阻拦并没有出现,战十一和白三刀像是被冻结了似的原地不动,战十一缓缓伸手掏出战十二,“那边怎么样了?”

却听古沉的声音传来,“已经解决了,就跟咱们想的一样,都是些臭鱼烂虾,半个高手都没有。”

战十一点点头,“那就快回来吧,那些长老们已经出动了。”

“哦?来了几个人?”古沉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期待。

战十一翻了个白眼,“除了楚人美和鬼潇潇,剩下的人都去了。”

古沉闻言有些郁闷,原本想着利用对地形的熟悉可以将其各个击破,但如今想来却是有些天真了。

战十一两人没有去追击,刚刚那一下已经让他们试出这些长老的深浅。两人倒是有信心能够打赢,只是最多同时打两个,剩下的就不好解决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在这大街上战斗虽然并没有影响到游行,但鬼知道神器蜘蛛的底线在哪?万一它直接动手维护治安了呢!

古沉和小鱼显然跟众位长老打了个时间差,当长老们纷纷离去不足一刻钟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回转过来,望着重新开始的游行笑道:“我没有错过什么精彩吧?”说着将眼神瞄向游行的众多美女。

战十一笑道:“还好,金绝之前已经走过去了,看这天色用不了多久就该轮到楚人美她们了!”

古沉神色阴仄仄的笑了笑,“如此我要准备一点惊喜才对啊!”

战十一和白三刀有些费解的望着他,却见这货一转身就不见了。

时间慢慢流淌,当考官念出楚人美的名字时,围观的群众再次静了静,不过这一次并非是关注,而是一种深深的不屑,以前胆小的百姓此刻好像都豪气万丈了。

楚人美脸色难看无比,乾坤道果的气息混合着轻微的毒素开始向着四周发散,当然她没有胆子敢当众毒杀观众,只是一种浑身刺痛的小手段。然而,她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迎面第一个拍来的不是咒骂更不是赞赏,而是一只臭鸡蛋!

杭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浙江癫痫病
浙江癫痫病医院
浙江癫痫病医院费用
浙江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